av毛片在线观看人妻

(上)

云散雨收,徐子陵撫慰著石青璇的香肩裸背,只覺觸手幼滑,愛不釋手。鼻間盈滿絕色佳人如蘭似麝的發香體香,不由的柔情百轉,心中充滿了對懷中嬌窈無限憐惜珍愛之情!口中喃喃自語:「青璇噢!青璇……」

嘴唇尋上才女的香唇,正痛吻之際,駭然發覺佳人的星哞中珠淚滿盈,順著晶瑩玉潔的雙頰緩緩滴落。

徐子陵趕緊痛心地雙唇上移,用舌尖舔過佳人的面頰,吸吮佳人晶瑩的珠淚。

吻住佳人秀美的星眸………才仰起頭,惶恐地輕聲問道:「青璇 何如此悲傷,可是怪徐子陵太過唐突 ?如此徐子陵願意任由處置。青璇切不要落淚,你讓我的心像撕裂般疼痛!」

石青璇溫柔地注視者心中至愛的俊 ,一雙纖纖玉手輕柔地捂住愛郎惶急的面孔,目中含淚笑道:「子陵啊,子陵,你可知青璇心中有多少欣喜!自從爹爹害死娘親以來,青璇心中悲苦萬分,卻無處傾訴。

青璇每天都在期待黑夜的來臨,只有在黑夜里青璇才感到所有的人都如青璇般與寂寞同在,人家才不會害怕孤獨一人。可是一到白天,青璇心中滿是高處不勝寒的冷清,遺世而獨立的寂寞!可自從有了徐子陵,青璇的天地里才充滿了生機。

子陵你可知青璇有多愛你!青璇永遠不會怪你。人家對你的……你的……寵……愛,有的只是感動和……,人家不會說了啦!反正青璇要子陵知道,只有你才能帶給青璇幸福!「

徐子陵聽到此處,感動佳人深情之余促邪之心又起。用手在佳人高聳的玉峰上蟲走蛇遊一番,才滿足的笑道:「青璇剛才說我對你的寵愛,是指這個 ?還有你除了感動以外還有什 呀!能否說給 夫的聽啊?要知我剛才可是被你下得不輕哦,如今心口還痛呢?」

石青璇先是玉臉燒紅,嬌羞無限,之后勇敢地伸出玉掌,撫摩在徐子陵的胸前,「真的還痛 ,人家幫你揉一下。」

徐子陵對絕色佳人的關懷自是無限珍惜加感動,可是對佳人的避重就輕他可不打算就此放過。所謂閨房之樂有甚于畫眉者,他還得好好逗逗這令自己心神迷醉的絕色佳人。

這時外面天色已大亮,強烈的陽光透過拉下的窗簾照在佳人的俏臉上,雪白的肌膚就完全透明一般,徐子陵不由得一時呆住了。

似乎是受不了他的目光,佳人合上了墨玉般的星眸,嬌羞地說道:「傻瓜、呆子,你、你在看什 ?讓人家心慌意亂的………」

徐子陵回過神來,低笑一聲,先輕手輕腳地將絕色佳人摟抱起來,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石青璇從來沒有見過天日的軟玉嬌軀,由于這 昧的姿勢而嬌羞無限,頓時在陽光下輕輕顫抖起來,同時慢慢浮上一層美麗的粉色。

徐子陵口中調笑道:「作什 ,當然是繼續探索我親親乖青璇不肯明言的感覺咯。」言罷,雙手開始在佳人嬌軀上大肆活動起來。賊眼自然也不肯閑著,乘機飽覽絕色佳人身軀無限勝景:小巧的椒乳堪堪一手握,頂上嫣紅的一點如豆,正在閃閃抖抖。

下面的玉腹平坦細窄,香臍渾圓淺顯,纖腰更是不堪一握,有若刀削。而修長潤澤的玉腿袒露在陽光下隱隱有光澤流動。因跨坐在徐子陵身上而無法合攏的玉腿再也無法完成其護衛聖潔的神秘幽徑的重任,任徐子陵一覽桃園玉溪的美好風光。

只見那嬌嫩可愛的粉紅細縫還殘留著一片觸目驚心的血 ,不言可知,定是方才狂風暴雨下的處子落紅,徐子陵心中大是憐惜,剛剛狂升的欲火頓時消了大半,他知道佳人初承恩澤,已經不勝寵憐了。

連忙從旁邊扯了一床絲被,抖開輕輕掩蓋住絕色才女的美麗嬌軀,並溫柔地抱起佳人放在床上讓她躺下,香肩靠著床頭玉枕,這才暫且收拾心猿意馬。

石青璇一直靜靜地享受愛郎對自己無微不至的體貼關懷,最后才用那雙回說話的慧 星眸瞟了徐子陵一眼:「算你啦,還知道體貼人家!」

徐子陵心中一陣感動,自己得妻如此,夫複何求!不禁隔著絲被緊摟嬌妻,忏悔道:「青璇一心向我,我卻有兩件事瞞著青璇,更對不起青璇啊!我實在有負青璇的厚愛呀!」

石青璇玉手回報愛郎,心疼萬分。「子陵啊,你不要難過,到底有什 覺得對不起人家,快讓青璇知道,也好替你分擔啊!」

「好,我一切都告訴青璇,只是青璇要答應我,你可以恨我、怨我,但決不可以不理我,更不可以離開我!」

「子陵啊!人家已經答應永遠都不會怪你,離開你?人家怎舍得啊!先說第一件吧」

徐子陵鎮定心神,把昨天與 的事一五一十,源源本本地說給石青璇聽,向心中至愛的玉人坦白並祈求伊人的諒解。

石青璇美目微轉,「子陵啊!人家還有個問題呢,真的如你所言,你救 姐姐只是出于道義責任 ?」

徐子陵聞言一呆,心中思慮百轉千回,自己當時見伊人命危,心神焦急如焚。

更念及伊人傷勢未愈,經脈死氣郁結,一時憂慮叢生, 惘不已。

石青璇見愛郎如此失魂落魄,不忍再逼其道出真情。話鋒一轉:「子陵啊!你還沒告訴人家第二件事呢!」徐子陵從迷茫中驚醒過來,忙不疊地道歉:「青璇,對不起,我這就說。我告訴過你我和妃暄的龍泉『精神之戀』,卻沒有向你坦白我們還有一段不 人知的涉及人欲的『俗世之戀』,原本我答應妃暄不想別人提起,可你是我最至愛的妻子,我無法也不應瞞你!」

石青璇溫柔地將愛郎的頭輕摟入香懷,讓它枕在自己高聳聖潔的酥胸上,細聲輕語:「子陵啊!你快說啊!人家真的好想知道你和仙子姐姐的『俗世之戀』是怎 一段精彩的故事呢?」

徐子陵的思緒再次回到了域外龍泉,自己和師妃喧因追殺『邪王』石之軒而雙雙負傷的那個令自己夢繞魂牽的夜晚……

不知過了多久,徐子陵醒轉過來,發覺仍未死去,躺在師妃暄香懷內,渾身酸痛無力。

天上繁星滿天,明月降至地平線上。

他從未試過與師妃暄如此親近,湧起就那 直躺至宇宙終末的意願。

師妃暄的玉容從他的角度看上去像嵌進了壯麗的星空,平靜甯恬,秀眸射出海樣深情,愛憐地審視著他,柔聲道:「子陵醒哩!」

徐子陵訝然道:「妃暄臉色不大好哩,怎 如此蒼白?是否傷勢仍未好轉,快點坐好,讓我用長生氣 你療傷。」說完,用力從仙子懷中爬起,伸出雙掌抵住仙子的香背,就要運功。

「子陵無須激動,妃暄的傷勢並無大礙,只是………」

「只是什 ?妃暄莫非有難言之隱?」

「子陵啊!人家只是受傷后一直思考一個問題,是有關于妃暄師們最高武學境界『劍心通明』的。一直以來,除了創派祖師,慈航靜齋就再也無人練成『劍心通明』,師傅對我的期許很高,認 我一定能超越曆代祖師,練成『劍心通明』,同時還告訴我必須在俗世中練就。這才有了你我的『精神之戀』,可惜我仍覺哪里少了點什 ?經此一役,我想……應該是缺少俗世的……肉欲……吧。」

徐子陵目瞪口呆地看著心目中的聖潔的仙子罕見地羞紅了仙姿玉頰,竟然彌漫著一股冶豔嬌媚的風情。因其主人出塵高潔更顯得芳華絕代,動人心魄!

「天那!妃暄的意思是我們的『精神之戀』無法彌補你『劍心通明』至大圓滿境界 ?還有那俗世肉……欲又是怎 回事?」

「也不是了,只是人世間『情欲』二字,僅有情而無欲是無法圓滿的。至于其他什 的……,你還要問人家,人家也不知道是怎 回事啦!你這呆子,傻相!」

看著仙子下凡,嬌羞如世間兒女的美態,徐子陵激動地一時不知人間何世?

「妃暄的意思子陵明白,好,就讓我徐子陵,不, 夫來幫助我的小仙女知道什 是情欲交融,好讓仙子早登仙境啊!」

師妃暄聽到此等調情言語,早就用雙手捂住嬌羞的俏臉,掩耳不聽。並不時輕跺蓮足,微扭玉腰,以示不依。

「哈,仙子此時抗議無效,悔之晚已!此乃『自作孽,不可活』,仙子作繭自縛,只怕想脫身也難啊!」

言語及此,徐子陵壯著膽子伸出雙手從背后摟住仙子的柳腰,這才注意到仙子今天穿的衣服不再是往常的粗布麻衣,雖然 色仍是純白,但質料卻換成了輕綢真絲雪紡制的羅衫,看來仙子是早有預料啊,這無疑更鼓舞了徐子陵淫心大作。

羅衣觸手輕滑綿薄如無物,好比直接撫摩仙子的聖潔嬌軀,這種觸摸仙子的銷魂感覺更讓徐子陵情懷大動,欲火中燒。

把握到仙子的真實心意,徐子陵不再怠慢,視線從仙子羞紅了的仙姿玉頰開始巡視,再肆無忌憚地落到了師仙子玲 有致、聖潔無比的高聳酥胸上,隨著仙子嬌羞無限的喘息,酥胸上下起伏,極 養眼。

偏偏仙子今天穿的又是一件輕滑綿薄的真絲雪紡制的羅衣,低開的衣領讓徐子陵從后面俯視,已經隱約可見內里湖水綠色的束胸及雪白豐滿的玉峰乳溝。

而抱在懷中的仙子那柔軟的嬌軀傳來陣陣的幽香和美妙的觸感,加上仙子情動時無意識扭動的嬌軀豐臀不時地摩擦著徐子陵男性的欲望。

徐子陵更加看得十分真切,懷中的仙子的確是個無以倫比的絕色佳人,冰肌玉骨,俏臉上的肌膚晶瑩剔透,既有豔麗嬌羞的粉紅,又有聖潔高華的純真,還有掩飾不住的出塵仙氣,萬種風情居然在伊人身上巧妙的融合在一起。天界仙子下凡,九天玄女臨塵,實在是男人眼中至寶之恩物。

迫不及待地,徐子陵將自己的嘴唇壓在仙子兩片柔軟的香唇上,用力地親吻、吮吸、舔弄、輕咬著。同時,騰出一只手摸上仙子的秀發,輕挑撫弄良久,才解開束發的玉簪,讓仙子的青絲流瀑飛垂,襯著天仙般的玉容,更添出塵仙姿。

「唔!」仙子聖潔不染塵俗的面容已經滿是羞紅,被情欲焚身,無力自拔,再也不複平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姿。當然也就任由得徐子陵任意妄 。

徐子陵有力的嘴唇吸住仙子象花一般柔軟的香唇,靈活的舌頭無處不到的遊遍了仙子的小嘴,這種巧妙的挑逗輕薄手法別說是,孤傲聖潔、未經人事的仙子,就是熟悉床第之能事的婦人恐怕也無法抗拒,更何況挑逗自己的又是仙子芳心暗許的情郎呢。

熱烈的唇舌交纏終于告一段落,徐子陵火熱的嘴唇在仙子吹彈得破的粉頰,晶瑩的小耳,粉嫩的玉頸上一一印下痕 。而欲焰焚身的仙子終于微微緩過神來,師妃暄勉力按住徐子陵仍在自己腰腹間作惡的壞手,嬌嗔道:「子陵啊!快停一下啦!唔,你這樣會害死人家的!」

徐子陵嚇了一大跳,「怎 ,妃暄?有什 不對?」

「人家還沒來得及說,你既要讓妃暄享受到肉欲……高……什 的,就是那個性的極樂……之境,又不可以壞了人家的處子……處子之身,因 ……因 修習天道須得是處子之身,才能力保元陰不失啊!」

「哈,妃暄!是 夫的不對!你放心, 夫一定既能讓仙子享受到高潮極樂之境,又保證不壞了仙子的處子之身。那 ,可以繼續開始了 ?」

「唔!人家可沒法攔著你,誰讓你的力氣大嗎!我區區一弱小女子,只能逆來順受啊!」

「如此 夫就不客氣了,休怪我不懂憐香惜玉哦!要知仙子的任務難度可是很高啊, 夫任重而道遠,這就快馬加鞭,鞠躬盡瘁,盡力而 !」

徐子陵的手不再滿足于外面的活動,靈活的五指大軍輕分仙子的羅衣,從領襟處滑了進去,開始了新的一輪攻擊。同時再次用力吻上仙子的香唇,展開更加熱烈的情挑。

而已經占據雪山玉峰的五指大軍則輕柔地搓揉著柔嫩豐潤的玉乳,更不時地用溫熱的掌心摩挲著仙子聖潔玉峰,未曾緣客采摘的雪山仙桃。讓那玉峰在指間跳躍,櫻桃在掌心成熟,櫻紅突起。

徐子陵心滿意足地肆意遊覽著仙子那凝脂白玉般的酥胸嫩乳,慢慢將其身上的羅衣褪去。迷失在激情之中的仙子除了聲聲的嬌吟外,全身酥軟,再無別的力氣阻撓,任由自己的冰肌玉膚,聖潔仙體慢慢出現在徐子陵的眼中。

當仙子身上最后一件衣裙飄落在地,徐子陵禁不住歡呼一聲,再次感歎上天造化神奇:眼前的女體已經不是一個美字可以形容,就算是傾盡世間所有丹青之妙筆也無法勾勒出仙子下凡的出塵仙姿。

宋玉《神女賦》有云:臉若丹霞,肩若刀削,腰若約束,增一分則太肥,減一分則太瘦。

仙體豐姿綽約,妙本天成!此景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見啊!那清麗脫俗偏又冶豔嬌媚的玉容,那秀美柔韌並且晶瑩潤澤的玉頸,那潔白細膩凝著溫滑脂香的高聳玉峰。還有那圓潤剔透的玉臍、那修長柔美的玉腿、那片萋萋芳草掩映下神秘的幽谷、那在絕色佳人玉腿無意識的開合下若隱若現的桃園玉溪……

(中)

這時徐子陵才算真正完全目睹了仙子整個聖潔的仙體。他不禁深深地被震撼住了,他也由此感到一陣迷茫,他覺得自己猶如活在最香最甜的夢中,但願永遠都不要醒過來!

之前他雖然一直對仙子上下其手,口舌輕薄,其實只是一種不真實的反應。雖然自修煉長生訣以來,他的心境一直保持 灑平和,但對于心中一直仰慕的仙子,乍一聽到如此意外的提議,他又怎能再次保持『井中月』的心境!

而面對注定無緣,一生愛慕成灰的仙子,尤其是仙子還曾經在他面前預演過一次令他魂斷神傷的離別!更使他以玩世演戲的心態來面對心中的仙子,面對這可能又是一次『演習』。乃至有些急色甚至猥 。

鴕鳥的心態使他下意識地盜用了他的好兄弟『寇仲』獨門看家本領,希望藉此忘卻這段傷心情事!可是仙子那毫無保留投入的柔情深注,玉體完美得聖潔無暇!才真正驚醒了他,才明白仙子對自己是真正的鍾情!

此時的仙子,臉上飛起了淡淡的紅暈,梨渦淺現,巧笑嫣然,神韻像極了 仙下落凡塵。仙子的嬌軀雖然仍自抖顫,神態忸怩,嬌羞無限。卻用極輕柔又極堅定地聲音說道:「子陵啊,今天……我希望能夠于你一起共同經曆,共同珍惜這份情緣。」仙子字字說來,吐音雖然羞澀,卻輕柔婉轉,情致纏綿。

徐子陵卻想起當日在自己與師妃喧約定的『精神之戀』,是以除了在心中對仙子的仰慕敬愛之外,總是不敢想及世間一切肉欲的俗念,更不用說如今的坦裎相對,還涉及云雨之事。

此次卻是仙子自行表明,要和自己進行一段『俗世之戀』,雖然仙子口中是說 了修行天道,可是何嘗不可以說明她對自己用情之深呢?不由得又是愛憐,又是感動,輕聲說道:「妃喧,我…我真的可以 ,真的已觸碰過了仙子 ?」

仙子本是強抑羞意,趁著此刻情意如潮、欲念叢生之時,又 了消去徐子陵心中的羞愧,解開他因一直敬慕自己而來的心結,方能說出這一句話,心頭早已是嬌羞得無以複加。偏又聽得徐子陵出言相詢,更添羞澀,連玉 秀頸也漲的通紅,別過了頭,羞羞答答地道:「子陵啊!人家求你不要再問了好不好?人家快羞死了!」

她的聲音越說越輕,臉上露出羞赧的微笑,還微微地露出幾絲汗 。凝脂白嫩的肌膚逐漸透出粉紅色澤,動人心魂。

徐子陵聽她如此說,胸口熱血上湧,坐直了身子,道:「妃喧,我徐子陵何德何能啊?此生竟能夠得到仙子的垂青!」兩人的手慢慢握在一起,四唇相對,重疊在一起,親匿的聲音緩緩回蕩,說不盡的溫馨旖旎。

此時此刻,徐子陵才真正的解開心結,敞開胸懷來接受這未知的感情!無論是『精神之戀』還是『俗世之戀』,他都決定不再逃避。執手相看,相對凝眸,兩人一齊再次落入柔情漩渦,再也分舍不開。親吻、擁抱、撫摸,無一不是 深情,銷魂至于極處。

徐子陵此時以一種全新的心態再次飽覽仙子聖潔無暇的嬌軀玉體,只覺腦中微感暈眩,熱血沸騰。

眼前呈現出來的胴體,其飄逸出塵、玉潔冰清之處,固不待言,而令人驚歎向往之處,更在那 纖合度的身段,襯托一對雪玉凝脂的玉乳,搭配著水滑圓潤的香肩,低垂著嬌媚羞紅的秀頸,柔美到了渾然天成的地步。玉質肌膚下蘊藏著淡淡的嫣紅,不但流露在仙子嬌嫩的仙體上,也融入了她嬌美的羞赧容 。無複平時的聖潔仙姿,卻更具蕩人心魄的銷魂媚惑!

霎時之間,徐子陵只覺渾身火熱,一動也不動地凝視著仙子,目光所及,那清麗脫俗偏又冶豔嬌媚的玉容,那秀美柔韌並且晶瑩潤澤的玉頸,那潔白細膩凝著溫滑脂香的高聳玉峰。還有那圓潤剔透的玉臍、那修長柔美的玉腿、那片萋萋芳草掩映下的神秘的幽谷、那在絕色佳人玉腿無意識的開合下若隱若現的桃園玉溪……無一不全部印入他的眼簾。

看得一處勝景,徐子陵的心頭便重重跳了一下,心底的柔情愈加堆積,越堆越厚,一時之間,情致纏綿,溢滿整個情懷。仙子見他這樣呆呆看著自己,心里越發害羞,垂下了臻首,輕聲道:「子陵?……子陵啊!……」